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教育品牌网资讯正文

屏里狐第17-18集剧情详细介绍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04-11 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狄龙

屏里狐第17集剧情介绍

  为爱所困余琰挥泪斩情丝 百年孤独老妪化身妙龄女

  众人虽然救回了琼花,但大家对琼花很不信任,郑雪景此番遭遇也颇有被琼花引诱之嫌。余琰质问琼花她和秦毓究竟什么关系,琼花一脸懵懂,她并不认识秦毓是何人,只记得那日雪景和她聊天后,她送雪景出门寻找乌榕木,之后的记忆便缺失。琼花虽然拿不出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,但她坚持自己无心害雪景,余琰也只好作罢。

  郑雪景终于苏醒了过来,她很担心琼花,白笙告诉她琼花受到了惊吓,已经回去休息了。结合之前的种种迹象,白笙分析琼花是受到了秦毓的控制,可想而知之前榕树林的事情琼花也脱不了干系。当然,幕后黑手一直都是秦毓。

  余琰斥责郑雪景为何自己独自行动,可心底里还是担心郑雪景的安危,毕竟雪景已经是他心中所爱。雪景认为自己有灵犀屏风护体,没有预料到事情发展到那么严重的程度。但昨夜雪景虽然召唤了灵犀屏风,但那只是屏风的幻体,效果甚微。余琰与雪景这两人因此发生了争吵,余琰转身离开打算上楼,这时穆尘忽然跑了进来,他剑指余琰,要与余琰来一场男人间的决斗,原来这穆尘回家练武时间已经足月。雪景劝穆尘离开,他不但不听还刺向余琰,不出三招穆尘持有的双剑已经掉落一把,另一把被余琰反手架在穆尘脖子上。余琰松手后离开,不料这穆尘又追砍上去,余琰抬手一道黄光飞了出去,穆尘被击飞吐血。倒地的穆尘质问余琰是不是已经不爱郑雪景,此时余琰身上的桃花咒发作,余琰心痛难忍,如今找回缺失记忆的他竟一时不知道这个问题如何回答,望着眼前的郑雪景,脑海中却又浮现出和元桃的幸福时光,他狠下心来告诉雪景自己从来都没有爱过她,之所以和雪景在一起是因为她和昔日恋人有几分相似罢了,而如今自己对雪景已经腻了,自己永远也不会爱一个低级的人类女子。郑雪景听罢心如刀割,她喜欢余琰但她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女人,事已至此,两不相欠,郑雪景哭着跑回了屋里。

  余琰用这种方式斩断情丝,却反被情困,他和雪景在一起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充满爱的回忆让余琰的心更痛,有道是长痛不如短痛,余琰认为如此二人相忘于江湖,雪景应该不会再受到秦毓的伤害了吧。

  海边,白笙来找余琰询问他为何事性情大变。余琰告诉了白笙自己记忆恢复还有桃花咒的事情,白笙劝他最近不要和雪景过多来往以免受桃花咒折磨。对于余琰感情的事,白笙希望余琰随心而为,感情的事谁也说不清对错,只要余琰能控制好自己的心魔并保持清醒就行。

  最近京城时有女孩失踪,皇上已经就此事有所察觉,但由于上次秦毓施法失败,她要求太子再帮她找九个至阴少女,这样的形势下太子推脱不敢造次。秦毓答应全力辅助太子夺取皇位,太子最终妥协。

  白笙找到穆京,二人一起来到了郊外一处坟墓前。穆京看到这坟头立有一木质墓碑,上面用金文大篆体书写着:班主铃儿之墓,穆京很是疑惑,白笙向他讲述了自己在戏班时候和班主的相爱相杀。

  那天白笙了杀了铃儿和那奸夫后,瓢泼大雨中白笙跪在铃儿的坟前痛哭不止,他爱这个女人的一切,却也恨她的背叛。忽然身后有人对他说道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人正是乌角先生。乌角先生自称是来帮白笙洗脱罪孽的摆渡人。这也正是白笙为何被封印在灵犀屏风的原因。

  穆京安慰白笙不要太难过,带他离开了这伤心地。

  太子后院,秦毓已经集齐了九名至阴少女。归元道长在四周布下天罗地网来保证秦毓施法不被外人打扰。时辰已到,秦毓开始施展重生大法,九名少女元气悉数被秦毓吸收。接下来发生的事令人瞠目结舌,白发老太婆秦毓竟然化身为十八岁少女一般的容颜,她不是在复活元桃,因为她就是元桃!归元见状直接改口祖上为小姐。想这元桃一百年前不知何缘故变成为了如其母亲般的白发老人,她和自己母亲相貌自然有几分相似,元桃假借秦毓的身份寻遍四海只为找到余琰,如今她终于恢复了容貌,她决定去郑家屏风店找余琰。

  斗转星移,物是人非,当年真正的秦毓身在何处,是为了救被自己重伤的元桃牺牲了自己,还是另有隐情?如此这般,不得而知。

屏里狐第18集剧情介绍

  寻情郎少女机关算尽空失望 失屏风三狐元神涣散伤别离

  元桃来到了郑家屏风店中寻找余琰,郑雪景和小黑见到她询问她的身份,元桃自称为余琰的旧相识,此时余琰从楼上下来,看到眼前的元桃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度以为是自己的幻觉,但小黑、雪景和琼花都能看到元桃,又怎会是他一个人的幻觉。

  余琰不敢相信元桃的身份,他亲眼看到了元桃被秦毓掌毙在桃花林。元桃告诉他自己当年确实死了,但是娘亲施法让她活了下来,这一百年来自己一直在找余琰。余琰听此颇为动容,他紧紧握住了元桃的手,二人相拥而泣。余琰转念一想,元桃一个普通的人类何以过了百年后容颜不减当年?元桃坦白是母亲秦毓用少女精气滋养她青春永驻。余琰听罢嗔怪她们残害无辜,余琰再发问如果元桃没死秦毓又为何追杀自己多年,对于向来不赞成元桃和余琰的在一起的秦毓来说,两不相见岂不是最好的结局,她又何故追杀为难余琰?余琰觉得眼前的不是真正的元桃,在自己的记忆里他和元桃那么相爱,可刚才两人相拥之时,余琰身上的桃花咒并未生效。元桃伤心难忍,直指余琰已经不再爱她。

  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,如今相见这般不堪,元桃不再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,她以秦毓的身份研习东瀛秘书炼制蛊虫,帮助太子为虎作伥,为了一己之利吸干少女元气,更是三番五次毒害郑雪景。当然元桃的内心也是痛苦的,她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余琰,而余琰对她已无心动。记忆中那片姹紫嫣红的桃林,那对翩翩起舞的恋人,人面不知何处在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  余琰仍然不相信她是元桃,元桃瞬移到了郑雪景的旁边,将功力聚集于二指之上扼住了她的喉咙,她认为郑雪景是他和余琰之间最大的麻烦。郑雪景斥责元桃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发疯,琼花示意雪景不要刺激元桃,保命要紧。余琰告诉元桃这百年里失去了所有关于她的记忆,可是恢复记忆的时候他已经另有所爱,余琰亲口说出不再爱元桃的话。没想到元桃亲自施法的桃花咒竟促成了余琰对自己的决绝。琼花趁元桃不备,拉开了元桃的手,郑雪景及时脱离危险,琼花被元桃击倒在地。愤怒的郑雪景召唤灵犀屏风封印元桃,元桃不知这屏风的威力,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吸进屏风。余琰不忍元桃被封印,他出手阻止了郑雪景,元桃借机逃走。

  元桃走后,余琰和郑雪景再度陷入争吵,雪景明白原来余琰曾经深爱的人就是元桃,而自己只不过是和她有几分相似。雪景怒骂余琰是一个不敢正视自己过去的懦夫,争执中雪景伤心欲绝质问余琰既然不爱为何不让自己死于元桃手中,并大声让余琰杀了自己。余琰又怎能告诉雪景自己对她的爱,如此纠结下余琰心魔有些失控,他掐住了郑雪景的脖子。余琰告诉雪景如果没有灵犀屏风的契约,他早就不想待在这里。小黑上前护住了郑雪景,余琰这才松了手。雪景表示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余琰,余琰飞身离开了屏风店。

  归元道长查到了那扇屏风的资料,他告诉元桃这灵犀屏风是仙家至宝,可封印妖魔甚神明,可见其威力巨大。然而他也发现了郑雪景还不能完全掌握好这屏风,归元道长计划趁夜深把屏风偷来,元桃自知屏风丢失他们一定会怀疑自己并且寻到太子府来,她让归元道长把屏风藏在道观里。

  伤心的郑雪景在家中喝得酩酊大醉,白笙和前来的穆京把郑雪景扶到屋内休息。这时白笙忽然发现雪景屋里的灵犀屏风不见了,距离三狐仙回屏风休养的时间已经不足三个时辰,他找到小黑,可小黑也没有见到屏风。穆京还不知道白笙等人的真实身份,希望能帮忙寻找那扇屏风,白笙婉拒了他的好意,让他回府休息。

  白笙找到了余琰,三狐仙开始在京城分头寻找灵犀屏风。天色已晚,夜幕降临,三狐仙一无所获的回到了家中,此时他们元神几乎散尽,身体已经开始变得透明。郑雪景酒醉醒来,看到三狐仙的身体大吃一惊,这时她才知道灵犀屏风丢失的事情。郑雪景焦躁不安,若不能找到灵犀屏风,三狐仙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魂飞魄散。此时距离他们的生命尽头只有两刻钟,每一秒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。

  白笙安慰郑雪景他们都已经在这世上活了千年,死亡并不可怕,他请雪景转告穆京,就说自己已经远走他乡,切莫挂念。此刻与其说是安慰不如说是他们的遗言。

  余琰告诉郑雪景我们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过客,不要伤心,没有了我们你一样可以过得幸福快乐。余琰向郑雪景正式道歉,他颤抖着告诉雪景如果有来生愿再相遇。即将阴阳相隔,郑雪景扑上去想要保住余琰,却扑了个空。余琰的身体已经不复存在,郑雪景明白此刻能救他们的只有自己,雪景让三狐仙待在家中,她要去寻找那雨夜举办屏风绘画比赛的酒馆。(本站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